言情小说:聘后为妻

言情小说:聘后为妻

聘后为妻

QQ截图20171111082654.jpg

作者:乔宁  出版社:桃子熊工作室

故事情节:她不知自己走了什么霉运,先是被善妒的皇后害死

一缕芳魂游荡人间十年,最后重生成为诚王世子妃

原以为重生一世,一切可以重新来过

没想到一道圣旨,她这个死过一遭

好不容易离开那个恶梦的局外人,竟然又重回皇宫──

她在后宫守分守己,不奢求不属于自己的位置

偏偏她不去招惹人,某妖孽却频频来打扰她的清净……

缪容青聪明早慧,十五岁就破格入阁出仕

在朝堂以及世人面前,树立起英明神武的形象

可是在她眼里,他是个心思深沉又工于谋略的野心家

仗着有太后撑腰,又有庞大的缪氏亲族帮衬

堪称是大梁的地下皇帝,诸王百官只认他为主──

老实说,他的行为让她看也看不懂

明明是密谋篡位的奸臣,却做着铲除朝中恶臣的事

明明能够纳娶天下绝色,偏要调戏貌不惊人才不全的她

唉,都怪当初她不该一时客套请他吃那碗面

谁知道这一吃,从此误终身啊……

 

 

第1章(1)

 

夐夜寂寂。

 

一滴雨露悄悄落下,滴在剪花窗外的一株白色山茶花上。水珠落在将谢未谢的花瓣上,彷佛凝结一般,岁月悠悠,随之静止。

 

花落无声。

 

冉碧心猛地睁开眼,自锦裘里翻坐起身。明明不过是春末时分,气候仍寒着,她却盗了一身香汗,浸湿了中衣底下的亵衣。

 

「阿碧可是梦魇了?」

 

暖炕另一侧的年轻男子,揉着惺忪睡眼,很是挣扎的从被窝里爬起身。

 

冉碧心连忙压下男子,轻手轻脚的替他掖好被子,声嗓极轻的安抚道:「天寒,莫要起来,当心着凉。」

 

耿欢躺回原位,清秀的脸蛋挂着一丝笑,眼神乾净如初雪,不带一分成年男子该有的算计与深沉。

 

他拉了拉冉碧心的手,软声撒娇道:「阿碧一块儿睡。」

 

冉碧心一向顺着他,便重新躺了下来,与耿欢隔着半只手臂的距离,一起同寝共枕的睡下。

 

直到听见身旁传来规律的吐纳声,冉碧心才抽回被男子握住的那只手,轻缓地掀开被角,动作灵巧的下了锦榻。

 

她披好外衫,来到窗边的暖炕落坐,先是发了一会儿愣,才抬手推开一道窗缝,望着庭院一角的茶花在微弱月色下盛开,夜空细雨霏霏,颇具诗意。

 

莫名地,她心底涌上一股恶寒,她哆嗦了下,将窗合上,拉紧了外衫,正欲返回锦榻时,庭院外边却传来一阵喧闹声。

 

不祥的预感,伴随尚未退下的恶寒,阵阵传来,她飞快套好外衫,随手抽过黄花梨凤首衣架上的织锦腰带,将外衫束紧。

 

才刚刚束好腰带,房门便被砰砰敲响,每一下都好似敲在冉碧心心头上,震得她浑身紧绷。

 

「世子爷,世子妃,宫中的总管秦公公来了。」门外传来守夜丫鬟压低声的惊嚷。

 

「可知道是何事?」冉碧心开了门,一把将丫鬟拉进屋里,谨慎地问道。

 

丫鬟惨白着张脸,乌黑眼珠不断往外觑,不敢吱声。

 

冉碧心心下一凉,放开丫鬟往回走,叫醒了犹在酣眠的耿欢。

 

「欢儿,别睡了,秦公公来了。」

 

耿欢睁开了两条眼缝,睡意浓重的哼了声:「他来干什么?天还没亮,宫门还没开,没得玩儿。」

 

冉碧心好声好气的哄道:「秦公公不是来找你进宫玩的。」

 

蓦地,耿欢像是听懂了什么似的,一脸慌乱的掀开被子,手足无措的爬下榻,抓起鞋袜胡乱套着。

 

冉碧心暗暗叹了口气,蹲下身子替他将鞋袜穿好,再帮他取来衣架上的直裰,为他系好腰带。

 

耿欢一把攥住她刚要收回的双手,那双乾净的眼珠,此刻正被恐惧填满,眼巴巴地紧瞅着她。

 

「阿碧会随欢儿一块儿进宫吗?」

 

听着这声充满依赖的央求,冉碧心心下一软,反手握了握耿欢那双比女子还白嫩的手。

 

「那自是当然。」她神态镇定,眉眼间端着一束与年轻外貌不相符的沉稳。「阿碧是欢儿的妻,自当陪伴左右。」

 

得了她的允诺,慌乱失了神的耿欢,像是得了糖的孩子,躁动的情绪总算稍稍安静下来。

 

庭院里响起了府中下人的催唤:「世子爷,世子妃,秦公公在正厅候着。」

 

冉碧心放开了耿欢的手,轻推他一把。「走吧。」

 

耿欢皱了皱清秀的脸庞,露出不情愿的表情,可在冉碧心使了个眼色下,只能抿紧嘴,抬头挺胸的走出寝房。

 

来到正厅时,里边的下人已经跪了一地,就连太夫人乌氏与诚王妃何氏亦无例外,全都恭恭敬敬跪着站在厅堂中央的蓝衫太监。

 

耿欢领着冉碧心进了厅堂,有模有样的跪了下来。期间,冉碧心不着痕迹地用眼角觑了秦总管一眼,见他仰着下巴,趾高气昂的嘴脸,心下不禁生起鄙夷。

 

想当年,这个小秦子不过是大总管身边的一条哈巴狗,镇日跟前跟后,紧紧巴着前朝尚未当上皇后的兰贵妃,什么肮脏事都干过,为了攀权附势,什么丑样都有过。

 

「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。」耿家人一到齐,便齐齐伏地而跪。

 

众人跪的自然不是眼前的秦总管,而是他手中那道圣旨。

 

秦总管抖了抖早已摊开的圣旨,笑得颇见谄媚的道:「方才太夫人与诚王妃已经代接圣旨,世子爷快快请起。」

 

耿欢愣了愣,下意识望向太夫人乌氏,太夫人却是低着头,貌似红了眼眶。

 

「时候不早了,那么有请耿世子随小的一块儿进宫面圣。」秦总管催促道。

 

诚王妃何氏抬起了头,央求道:「秦公公,圣旨只有宣诏欢儿入宫面圣,您老可知道圣上是为了何事……」

 

「王妃莫怪,小的不过是奉圣上旨意,前来宣诏圣旨,可没有这么大的本事揣测圣意,除了圣上自个儿,谁也不晓得圣上召世子爷进宫所为何事。」

 

见秦总管态度强硬,不愿透露半点口风,何氏满眼不安,只好软下声,又央求道:「秦公公,您老也知道世子爷的情况……可否让世子妃陪同一块儿入宫面圣?」

 

秦总管眼角一掀,睨向伏身跪在耿欢后方的藕色人影,略带迟疑的回道:「圣上只说让世子爷进宫,可没说能带上其他人。」

 

「秦公公,求求您了,世子爷生性胆小,罕少进宫,若是没让世子妃陪同,怕是稍有不慎,便会触犯龙颜,冒犯了圣上。」

 

见年近七旬的太夫人开了口,秦总管态度稍稍软化,道:「那好吧!就请世子妃随世子爷一块儿入宫面圣。」

 

「老身谢过秦公公。」太夫人乌氏连连道谢,一起身便喊来贴身丫鬟,从丫鬟手里捧的乌木筛金匣子取出一对金玉镯,不避讳的塞给了秦总管。

 

「有劳秦公公了。」诚王妃何氏亦上前塞了两只白玉环。

 

秦总管也不推辞,笑笑地接过,一把就往腰间暗袋塞。「小的在门外马车候着,还请世子爷与世子妃加紧脚步。」

 

「这就来,这就来。」乌氏嚷道。

 

秦总管一走,冉碧心便让何氏拉起身,紧紧攥住她的双手叮嘱:「阿碧,你可要好好帮欢儿。」

 

再多的话,饶是想说也不能说,只能以一记苦苦哀求的眼神诉尽,何氏眼眶盈泪,表情甚是哀戚。

 

冉碧心实在不忍,却也无能为力,只能再三允诺:「王妃且放心,阿碧定会在旁帮衬着,护着世子爷。」

 

太夫人乌氏在一旁频频拭泪,嘴里喃喃念道:「这一天终究还是来了……躲也躲不过。」

 

尽管先前已被再三告诫,可面对此情此景,耿欢仍是难忍慌乱。「祖母,娘亲,欢儿真的非去不可吗?」

 

闻言,乌氏与何氏俱是难受得别开脸,摀嘴啜泣。

 

冉碧心扯了扯耿欢的手臂,悄悄对他使了个眼色。

 

耿欢见她如此,便按着冉碧心先前所教导的,立马改了口:「祖母,娘亲,您们莫要担心欢儿,欢儿进了宫一定会谨慎小心,不会给诚王府失了颜面。」

 

冉碧心牵起耿欢的手,在诚王府出了名的两位寡妇泪眼目送之下,出了正厅,步向外宅。

 

王府大门外,马车列队,烛火通明,秦总管一见他们出来,便命人掀开锦帘,护送他们进车厢。

 

冉碧心一看这阵仗,心中顿时一沉。宫中肯定出大事了……或者该说,皇帝出事了。

 

忐忑不安的坐进马车里,冉碧心一边安抚着躁动不安的耿欢,一边竖长了耳朵偷听外边的交谈声。

 

夜半时分,成列的马蹄声踩过了南宫门外的青石板道,在大内守卫的护送下,驶进了外形似一条金龙横卧的大梁皇城。

 

进了宫门后,他们下了马车,换乘软轿,一路被抬进了皇城东侧。

 

 

【下一章】

网友评论:

已有0条评论
* 评论内容:
* 验证码: 看不清楚,换一个

正文右侧广告一

正文右侧广告二

Ibeacon管理系统诚招代理

正文右侧广告三

Copyright © 2015-2017 九九资源网